关于我们

名家位置:首页 > > 名家

走近画家刘晓辉
发表时间:2019-07-18     阅读次数:     字体:【

刘晓辉 ,甘肃天水人。先后研修于中国国家画院,中国人民大学高研班,师从著名画家范扬、朱红晖先生。

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国画研究院研究员、政协白银市委员会委员、白银市美术馆馆长、白银画院院长、黄河石林书画院院长、甘肃省美术家协会评委成员、甘肃省美术家协会理事、甘肃省国画院副院长、白银市美术家协会主席。

作品入展获奖情况:

2014年国画作品《圣水人家》荣获白银市委、市政府白银市第三届凤凰文艺奖一等奖。

2014年国画作品《流云几度看东西》获“第二届甘肃省十四市州美术作品联展”三等奖。

2015年荣获白银市第八届“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

2015年荣获“榜罗重镇、红色通渭”——纪念中共中央政治局榜罗镇会议召开80周年全国书画展优秀作品奖。

2015年,作品《陇南春晓》入选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首届八大山人全国山水画展”。

2016年,作品《物外心游》荣获“甘肃省第三届十四市州美术作品联展”一等奖。

2017年,作品《旧游梦云归》入围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庆祝香港回归20周年全国展”。

2017年,作品《山水一程,风雪一更》入选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悲鸿精神--第三届全国中国画作品展”,获入会资格。

2017年,作品《一山春风万树香》荣获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丝绸之路·翰墨通渭——第二届全国中国画作品展”,获入会资格。

2017年,作品《旧游梦云归》入选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朝圣敦煌——第三届全国美术作品展”。

2017年,作品入选甘肃省委宣传部、甘肃画院举办,“陇山.陇水.陇人——第七届甘肃省专业画院作品展”。

2018年,作品《渭水河畔》入选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升庵诗画——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2018年,作品《陇南深处翠螺雨》入围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同源——首届中国画作品展”。

2018年,作品《家园遗韵》荣获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2018“翰墨神木”全国中国画作品展,获入会资格。

2018年,作品《春醉家山》荣获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南粤之光——全国中国画作品展”,获入会资格。

弘扬大山精神,营造西北山水景观,崇尚北派山水的雄奇、壮伟与苍茫。爱山、画山、恋山、醉山,获天地造化之灵气,构成一曲曲壮美的水墨交响。用他的画笔张扬自己的艺术主张,用他的绘画画出了西北山水的神采风韵。为中国的山水画提供了一个属于西北,也属于中国大山文化的新篇章。

——贾德江

作品欣赏:


《山水一程,风雪一更》193cm*235cm

《一山春风万树香》193cm*235cm


《陇南深处翠螺雨》193cm*235cm

《金色遗梦》240CmX90Cm

《幽谷大境》190cm×90Cm

《溪山云起》36Cm×80Cm

《云山日野秀》136cmx68cm

《秋山晚翠》136cmx68cm

《品茗悟道》136cmx68cm

《仙山禅音远》136cmx68cm

《云起半山》136cmx68cm


《江上轻舟过远山》240cmx60cm

《家山云深鸟鸣欢》240cmx80cm

《空谷止水》136cmx68cm

《深谷古韵》136cmx68cm

《天高云淡溪横远》136cmx68cm

《何处青山走风尘》136cmx68cm

百丈苍岩依暮寒

《山亭悟道》136cmx68cm

《圣水人家》136cmx68cm


《扬大山魂魄 造西北风神》


烈烈西风,莽莽黄沙,声声驼铃,重重关山,沉沉厚土,袅袅孤烟,那天高地阔的境界,那排山倒海的气势,那历经千年的沧桑,那风云际会的图景,是山水画家刘晓辉为之动心动情的壮丽山河。他用自己的画笔饱蘸生命中难以割舍的山水之情,以饱满的构图,锤炼的笔墨,激情的色彩,去颂扬西北山水博大精深的魂魄,去营构雄奇壮伟的山水图式,去开创一个和他家乡同样美好的大山堂堂的世界。


这位出生于陇南山区的大山子孙,自幼小就与大山为伴,或许是西北山水养育了他,净化了他的灵魂,给了他开阔的胸襟和高瞻远瞩的胆识,使他爱山、画山、恋山、醉山,使他获得了天地造化之灵气,让他的创作思绪一直在云天和大山之间涌动。


或许是西北山水呈现的粗犷与质朴,雄强与奇崛,孤野与苍茫,具有突出的精神品格和鲜明的个性特征,更有其强大的内在张力和深邃的历史文化底蕴,才使得刘晓辉对它如此钟情。


或许是他崇尚的山水画大师李可染,在晚年开始取法五代北宋描绘大山大水,追求景象的博大雄浑和审美感情的壮美崇高对他的启示,使他不再以元之后在江南发展起来的文人画为衣钵,而遥承唐五代北宋的雄风,去致力于前人未曾描绘过的宏伟而神奇的西北景观。


他首先以家乡的山水为基点,画他儿时放牧过的山峦,画那沟壑上茂密的丛林,还有那裸露着黄土的羊肠小道,熟悉的乡音和山岭人家,由此,他的山水画拓展开来,选定了西北这块具有开宗立派意义的地域,深深地开掘下去,他喜欢这里的几分荒寒、几分厚重、几分繁茂,几分清冷,他认为这个地方正是期待繁荣、期待热烈的文化圣土,这里正有助于冷静思考,有助于条理分析,更有助于把历史的空白恰到好处地填补成未来的图画。


以再造中国西北山水风神为己任的刘晓辉,于上世纪90年代始,在得到张大千弟子张国志先生山水理法的真传之后,便自觉地反思古代传统和近现代传统,他发现中国山水画自元代之后,只高度发展了以江、浙、皖为中心的江南景观与气质的“南派”山水画,而元之前曾相当繁盛过的“北派”山水的风骨雄魂,其纵横跌宕之势,鬼斧神工之奇,尚无尽如人意的表达。这一发现,使他的眼前有了路,这条路逐渐清晰,即如何突破柔秀婉约、清丽典雅的审美文化圈,而以博奇雄浑、苍凉悲壮为基调的西北山水取而代之。这种莽然之气,壮伟之象的探索与追求,便成为他多年来的自觉行为。在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出,对于富于地域特征的审美客体真实性地表达,既在于用富有激情的笔墨去表现西北山水这样一个特定的自然时空,又在于他从不主观臆断地去作似是而非的意象表现。也就是说,刘晓辉的西北山水都是“师法自然,中得心源”而得江山之助的结果。


在长达20年的岁月里,他从传统文人画所能够借鉴的笔墨语言很少,他只能面对面对真山实水去创造相应的新的语汇去表现西北自然景观的视觉效果,笔墨因此而具有了西北山水的个性,评议中的视觉形式在这里起到了更大的作用。从祁连山麓到黄土高原,从河西走廊到戈壁天山,从丝绸古道到塬上人家,刘晓辉坚持不懈地长年独行于它们之间,感应万物,撷取灵感,挖掘题材,探求图式的变化,尝试新的笔墨语言。在他的眼中,大山与苍天亦因此彰显出独特的情怀和品格,特别是那种阳刚之气与浩然风范,使西北山水已成为一种人格精神和力量深藏于他的血液与灵魂之中。


遥远的大西北以其宽阔博大的气度使他热爱这里的一山一石,一草一木,大山的凝重让他学会了独立和坚强,高原的旷远使他体会到了辽阔与淡泊,大西北的山水草木,大西北的屋宇村舍,大西北的黄土秋云,都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可以说,他艺术追求所要实现的目标,从来没有离开过西北的大山。他画《西部风》吹拂过的祁连山脉坚如盘石的沉重,他画连绵起伏的西北高原在《岁月无声》中阅尽世间冷暖,他画《万水千山只等闲》的苍茫大山的层峦叠嶂,他画《黄金宫阙》中红砂岩的险壁悬崖,他画《童年岁月》对大山的记忆,他画《世代荒原》的生生不息,他画《西部清秋》的灿烂,他画《高原春晓》的明媚,他画《故乡晴峦》的牧歌阵阵……他沉浸在大山巨石的无声诉说中,他陶醉在与千山万壑的真诚对话中。那一座座山峦,一道道沟壑,那西北的风、西北的云,那广袤的原野,长长地土坡,那随处可见的窑洞人家、参差树影,那古道传来的驼铃声,它们之间的任何一个组合都展示了一幅完美的图画,都构成一曲壮美的交响。刘晓辉尽情享受着大自然的慷慨赐予,尽性地抒发他的大西北情怀,正如他在一篇感言中所言:“当我投身自然中去的时侯,生命立即感到鲜活和充实。十几年来,我画遍河西走廊的沟沟壑壑,它拓我胸襟,启我心智,发我情思,我与自然就像孩子之于母亲,寸草之于春晖。”


我钦佩他的豪情与壮志和他一往无前的那股韧劲,我感动他夜以继日地痴迷于艺术殿堂以及他不停地跋涉在风雨兼程的山路上,他用他的画笔张扬自己的艺术主张,他用他的绘画画出了西北的风韵神采,为中国的山水画提供了一个属于西北,也属于中国的大山文化的新篇章。


刘晓辉的山水显然不同于南派山水的秀润与委婉,而是具有北派山水的雄奇,壮伟与苍茫,但他所营造的水墨空间结果是繁复、饱满、恢宏、幽深、元气流动,天机自然,时空一体,回旋往复,余意徘徊,却是对传统笔墨语言的改造与重组。这种语言的驾驭,使他总能从寻常中去发现异常,以一种真诚、理性以及心绪的内在潜流携观一起投向大自然的怀抱,在空阔旷远、静寂雄逸的境界中,心灵与大自然一起云卷云舒,唤起人们对远游超升的想往,激发对生命永恒的企盼。水墨的空间结构,反射出画家的重点不仅在言志,更在于对大自然虔诚的礼赞。是超越自然的审美观在艺术的体现,那是一颗缘情尚质的艺术灵魂。


刘晓辉一直走在不断创新、不断探索的路上,没有把自己的笔墨语言固定在一个模式上,而是发自于他的感受和印象所依据的自然对象的特征,或线面结合,或墨彩并置,或工写并举,或泼墨、泼彩和勾染并用,或在点线、面构成中重新结构,同时他也并不放弃“南宗”文人画传统的蓊郁苍润的文本介入,使其作品别有一番情调。在新的语境下,刘晓辉强调的是笔墨语言与造型的写实、形式、意境紧密地融于一体,不仅对传统笔墨的基本语言要素有选择地使用,而且也适当地吸收了西法中明暗、色彩、光影的处理技巧,形成面貌迥异,各有情致的多种技法,充分显示出画家融合古今,化合中西的整合能力。这种能力是他综合素养的体现,也是他生活经历与艺术苦旅的积淀。


刘晓辉的山水是真情的,像他自己一样。在他的笔下,山是自己的山,树是自己的树,云是自己的云,不论是远山与近水,还是长天与大野,也不论是树林与烟云,还是山峦与沟壑,他都深情地注入了整个民族的历史记忆和现实感奋,都寄寓着早已融入高山巨川,大漠长岭中古老而充满生机的民族精神。


显然,读刘晓辉的画,重点还不在于关注他的笔墨之趣,而在他在画境流露出来的人文关怀。他是以中国画宏大精深的传统为土壤的,是在中国山水画精神的层面上,强化个人独特的生命体验,在其心物观照的瞬间,物化于西北山水的苍润雄奇之中。既表现出明确的个人风格的主观性,又体现了合乎自然而发的审美原则,更是一种山水情怀的独特表达。


贾德江

2010年7月写于北京


 
上一篇:画家高健
下一篇:画家米龙